重現兒時的自然風景幸福的綠色有機路




林傳興、李菊妹
電話:0963-169-273

來到南安部落,走在遼闊的水稻田間,沿途低頭就能見水田裡有瓢蟲、蜘蛛出沒,再走一小段路,發現後頭則是雜草高聳,前頭的李菊妹回頭苦笑說「這邊還沒拔草⋯⋯有機就是要人工、很累,但想放棄時,先生就會說不行,再累都要做下去。」她與先生林傳興大可以過著悠閒的退休生活,卻因為一份責任、一種嚮往,成了南安部落做有機的先驅,聽著他們經歷的一切,可以感受到做有機是浪漫、充滿理想,但也得付出滿滿的辛勞。

林傳興自幼生長於花蓮卓溪鄉的卓樂部落。她一邊工作也一邊幫忙林家的田地農活,由於古楓部落的家也是務農,很習慣婚後的農家日常;林傳興則為了賺錢離開部落,選擇勞力密集的貨車司機送貨等相關的工作,直到民國七十二年左右,因為他的視力開始模糊,精神無法集中,便回來部落開始照料家裡的田地。

當然,此時的林傳興和李菊妹也是採用著慣行農法,畢竟在這南安的土地上,或是周遭的田地,每個農人都認為灑農藥、加肥料,就按照這樣的操作,方能省事、才有好的產量。也因為如此,久而久之,中央山脈下的拉庫拉庫溪沖積出三十多公頃的土壤,幾乎都是被農夫採取慣行農法對待,成了美景當前,空氣中卻是彌漫著刺鼻的農藥味,大家帶著口罩悶熱工作,全身汗水,日復一日過去,林傳興和李菊妹和許多農民一樣,身體因為農藥產生許多病痛。

兩人說起那段慣行農法盛行的時期,他們作農的心情是非常矛盾,借錢買農藥、灑很多化肥,產量也不見得一定好,而看著死氣沉沉的田地,周遭沒什麼生物的環境,雖然作農不求什麼成就感,但整個生活就像是陷在一個死胡同,心情也快樂不起來。這一切直到林傳興的侄子林泳浤回來後,慢慢有些不一樣,由於林泳浤對自家田地抱持著不同想法,便與有多年農務經驗的林傳興和李菊妹交流,也將所知的自然農法概念回饋給他們倆,讓對慣行農法質疑的林傳興開始有了改變的念頭,便選了一小塊田地改做友善耕作,只是兩人完全沒想到,後面即將面對的痛苦與美好。

「做友善耕作後覺得不算難啊!有人問要不要做有機,我們也不想用農藥了,就說好,誰知道後面這麼累 ...」兩人笑著說。這段轉型有機農作的日子,對他們夫妻倆就宛如不斷洗三溫暖的過程,從一開始作物的價格還不錯,但相繼而來病蟲害不斷的問題,接著稻田產量急速下降,心情低落之際,卻也因為沒用農藥,身體一些頭暈目眩的問題消失了,但沒喜悅多久,隨即而來是雜草生長的速度遠超乎他們想像。幸好,就在他們感到迷惘時,適逢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與玉山銀行牽線,導入財團法人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、花蓮農改場來到南安部落,相關單位集結了林傳興和李菊妹、林泳浤、以及賴金德和高春妹,這幾名對轉型有機農作有興趣的農民,藉由課程、人力、行銷等協助,這一場即時雨,讓他們明確地知道做有機是條艱辛的路,也調整了等待的心情,畢竟慣行這麼多年,要讓土地再度活起來,必須要給它時間。做有機的第一年過去,林傳興和李菊妹仍跌跌撞撞的摸索,產量依舊低迷,來到第二年,產量雖然沒有提昇,土壤和環境開始有了變化,害蟲雖然增加,但其他生物也開始出現;而心態上,也因為有共同理念的夥伴,能夠互相打氣,甚至原本質疑他們的人,因感受到他們堅持的態度,即使不支持,也不再潑冷水。

來到第三年之際,除了產量有所成長之外,還有額外收獲,其一是吸引更多的人加入有機行列,整個南安部落已有十三公頃的有機水田,另外更具意義的是田裡生物和生態的復甦,他們說:「田區生長過程中,自行發展完整生態系,形成一個食物生態網」林傳興說「有機田沒噴藥,害蟲天敵瓢蟲、蜘蛛就多,自然去吃掉那些害蟲。」



田間舉辦收割活動,讓民眾將產地及餐桌連結起來

 


「你現在問我,我還是會跟你說,做有機很累,常常要趴在那邊不停拔草,累中還有淚。」林傳興和李菊妹語氣還是有些無奈,連侄子林泳浤也開玩笑說「一般七十多歲的夫妻應該是出門散步,回家就是吃飯睡覺,但他們是做有機做到快累死,還會因農務意見不同在那吵架」。兩人在農務繁忙時,睡覺前還必須吃肌肉鬆弛的藥物來減緩疲勞。

「但就是越做越有興趣,看到田裡有了蝌蚪、蜻蜓、白鷺鷥,甚至是我以前小時候看過的小魚,就感覺很開心。」林傳興笑著說道,跟隨他們的腳步巡田,在清澈的水田中,看到了幾條魚身影,在他們解說下,才知道那是臺灣特有魚種菊池氏細鯽,這種魚因田間溝渠水泥化及農藥等化學物質污染近乎絕跡,野外族群僅存於東台灣少數隱蔽水域,在幾年前南安部落開始做有機後,才發現魚群在水窪中悠游,這也代表著當地生態環境的恢復。 

到現在,兩人偶而還是會遇到收成不佳,稻穀錢還不夠繳地租,但他們還是堅持著有機農法,甚至願意提供田區一隅,建構生態池提供菊池氏細鯽一個安身之處,如此一來,曬田期間或是淹大水時,還能讓小魚有地方躲避。這是他們做良心有機以外的另一種態度,那是為了把珍貴事物傳承給下一代的心情。而在稻田工作的空檔,他們也沒有閒著,走到了田地的另一頭,這裡種滿了許多種類的豆子,雖然沒有太多經濟效益,但是對林傳興和李菊妹來說,這些豆子象徵了當初祖先遷移至南安的布農族人記憶,即使種植有機的稻田,也要持續種植豆子,保種觀念已經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。

對林傳興和李菊妹而言,現在的生活很單純,就是繼續做有機影響更多的人,讓更多年輕人、孩子了解有機生態的重要,自然會對環境付出貢獻,於是乎,兩人在種下有機作物的同時,也正種下一個關愛家園、與生態保育的種子。

 


完整詳細精彩故事,可至issuu電子書平台繼續閱讀。
https://issuu.com/natco.creative/docs/____issuu/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