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愛賺錢愛有機南安部落的蟹老闆




林泳浤
花蓮縣卓溪鄉卓清村 10 鄰 100-8 號
電話:0980-200-471

「大家都叫我蟹老闆、蟹老闆,但是我不姓謝,我姓林!」布農族青農林泳浤開玩笑地說,而他之所以有這麼一個外號,正因為他剛返回南安部落,最初是從養殖大閘蟹開始,但是因為他對有機農業的想像和勇於挑戰的性格,讓他一頭栽進了有機農業裡,並從一位可能只是養大閘蟹的業者,變為如今的百大青農。

生性開朗的林泳浤雖然才四十六歲,但與他訪談中,從日常聊到產業,越能感受他豐沛的活力、樂觀知足的態度,而他會變成農夫,並走上有機路也充滿故事;「我高中、大學到高雄讀書,去台南當了二十二年的職業軍人,其實剛退伍時,也不知道會回來作農。」

林泳浤曾是拿著板手修「經國號戰機」的士官長,並在空軍擔任品保員一職,而在他退伍前兩年,因為他與幾個好友對養殖業有興趣,才開始自學進修了解台灣農業的現況。而當他正式退伍後,決定選擇大閘蟹的養殖時,評估許多地點,全台各處繞了一圈後,想起了好山好水的故鄉南安部落,那不就正是最適合大閘蟹的養殖嗎!加上想起年紀漸長的母親,於是在民國一O一年時,林泳浤回到離開多年的家鄉。

只是萬萬想不到,回家後的林泳浤卻發現,部落的環境已經大不如前,因為大多數田地經年累月實施慣行農法下,小時候那純淨的生態早已不復存在。另一方面,家裡雖然有田地,但一直以來總不停向米廠、農藥行借錢去買農藥、化肥,每次作物賣完後,往往換來的卻是負債增加,他看著爺爺以前獲得政府頒發的「自力耕生」獎牌,想著在地農業面臨的問題,只覺得諷刺無比。

幸好林泳浤並沒有怨天尤人,他決心要改變現況;因軍旅生涯養成他擅於觀察和分析,他深知養殖大閘蟹的重點在於環境,為了避免其他農民耕種還是慣行栽培法使用農藥,而影響其水質與生態環境,他萌生了打造無毒家園的念頭,並找了在地長年做農的伯父 - 林傳興取經、交流;長期飽受農藥之苦的林傳興,給予林泳浤耕作上的提點,同時也被林泳浤的想法所影響,而對自然農法產生興趣。

林泳浤在伯父的協助下,把家裡的田地轉為自然農法來耕作,一邊養殖起大閘蟹。兩期的稻子收成後,產量當然比以前下降許多,旁人見狀對他母親說「這樣怎麼還債?」又或是看著雜草叢生的田地訕笑說「這種什麼稻子?是在種草吧。」母親無法理解林泳浤為什麼要如此改變,感到不安、生氣,兩人關係陷入冰點。甚至在母親生日那天,林泳浤和母親越說越不愉快,他一時氣憤說「如果田不交給我做,我也沒回來必要了 ...」母親氣得連蛋糕都沒吃,便掉頭走人。

任何的改變都需要付出代價,最初的兩年多,林泳浤面對許多難題,產量低落、經濟壓力、體力的負荷、以及母親的不諒解,還好當時有三位相信他的農友,願意和他一起嘗試有機耕作,並且互相支援,幸好就在林泳浤辛苦堅持兩年後,轉機也終於來臨。林泳浤想起那時說「說實話,一直對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沒什麼好印象,畢竟他好像都在找我們麻煩 ... 但其實那是雙方立場不同。南安能順利轉型做有機,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幫忙很多,現在我們都是用感恩的心跟他們相處。」



舉辦兒童農食營,讓小朋友瞭解作物的珍貴及有機的價值,寓教於樂
在民國一O三年,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的協調下,和農友達成了一期作先行試種六公頃有機水稻的共識,其中,當然有已經默默做兩年有機耕種的林泳浤、林傳興、賴金德等人。接著,財團法人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協助申請有機農產品驗證業務,花蓮農改場協助輔導有機水稻栽培技術之專業分工,配合銀川米等單位的資源,讓林泳浤等人總算可以無後顧無憂的專心耕作。

首批有機稻米順利產出,收穫量雖然不及以往慣行稻米,但因為價格不錯,所以全期收益較慣行法還多,同時又避免因噴施農藥對身體健康的危害,成功建立大家對栽培有機水稻的信心,也在此時,許多農民才發覺林泳浤一直提倡的想法是正確的,在地農業確實需藉由有機耕作方能建立自我價值。

友善耕作一天比一天上軌道,林泳浤也在民國一O五年得到第三屆百大青農後,獎牌送到母親手上,許多人跟她告知林泳浤這幾年做的努力、給她看相關報導,母親終於主動打電話給他,破冰的溝通雖然只有短短幾句,但兩人都真性情的哭了,一個是為兒子感到驕傲,一個是獲得母親理解而沒有遺憾。

如今,南安的有機水稻栽培面積擴增至十八公頃,明年預計突破二十二公頃,說起這一段六年前的有機過程,林泳浤倒是態度淡然,他覺得有機這條路就是要等待,然後自己一路的辛苦或是收獲,公開透明地讓大家檢視,認清楚其中的經濟效益、生態的好處,如此,當然會有更多的人加入。

他也不時會分享給其他農民,一些有機耕作的訣竅,他說方法不對,自然辛苦,打比方,一開始整地時,打田要確實,田打得平整,使田裡水位一致,雜草才不易蔓生,因此每天巡水田,控管水位是抑制雜草最重要的工作。而田裡最怕的福壽螺,林泳浤也曾跟牠大戰三回,一開始恨之入骨,後來一轉念,想起有機的初衷,就耐著性子把福壽螺撿來餵食大閘蟹,達到一個很棒的循環。

問身兼有機水田、養殖漁業的林泳浤這樣不會累嗎?他笑著說「很累啊,所以要會時間管理,工作要有效率 ... 但話說回來,只要放寬心,不追求產量,也還好。」這句「放寬心」直指有機耕作該有的心態。產量跟健康兩相權衡下,與大自然和平相處更為重要。「一直在意產量,那會很憂鬱的,我寧願去想其他的好」林泳浤笑說。

他確信有機帶來的最大收穫,絕對不是產量、金錢,而是大地回饋的美好;水田清淨之後,蜘蛛、瓢蟲陸續出現,還有蝌蚪和各種蛙類,空中有蜻蜓、燕子和水鳥自由翱翔,一片生機盎然景象。

「有機這個產業,做就對了!真的!做下去,絕對讓你有無比的價值在裡面,滿滿豐收。」深愛這片土地的林泳浤這麼說,相信在他與其他農友的努力下,南安部落全部變為有機耕作的那天將會到來,產出更多令族人驕傲的有機米,其代表布農族部落的在地精神,也富含土地回饋給人的美好。

完整詳細精彩故事,可至issuu電子書平台繼續閱讀。
https://issuu.com/natco.creative/docs/____issuu/4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