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
期別:
第67期 民國96年1月出版
*
主題:
今年暑假最有意義的一件事-3952公尺高的玉山情
* 作者:
洪皓脩
*
內容:

玉山在我的心目中,就像是西藏的布達拉宮一樣,神聖、美麗、神秘、但又遙不可及,我從來沒想到我自己,以一個十六歲的平凡高中生的身分,有機會目睹全臺灣最美麗的人間仙境。

 

座落於南投縣的玉山,海拔3952公尺,不但是全臺灣最高的一座山,其生物的多樣性也是其他地方比不上的,沿路上可以看到許多罕見的動植物,比如說這次就有幸看到金翼白眉、黃鼠狼、赤腹鼯鼠等小型動物,在植物方面我們也從二葉松、五葉松一路看到鐵杉與玉山圓柏,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及蕈類也恣意地逞其嬌豔,釋其濃香,不斷地引領我們尋幽訪勝。

 

從登山口到排雲山莊,我們必須走過八十六個棧道及綿延了足足8.5公里的碎石小路。我必須承認這是我第一次在一天之內走過最長的一段路。這種行軍式的、或者你也可以稱之為「苦修式」的漫漫長路,是一段極致的「享受」-至少對眼睛及鼻子來說是如此,但是對雙腳來說卻不然。在條條的「之」字型山路中,我看到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在山窮水盡疑無路時,轉了一彎,一幅美得令人窒息的風景迎面與我撞了個滿懷。風聲、水聲、鳥鳴聲,聲聲天籟全集結在這一片蓊鬱的山林裡。這樣的情景光是想像就足以醉人心神了,何況是當時身歷其境的我呢?而人類偷天借地造路的方法也實是奇觀,那就是人造的棧橋。有溝通兩山的,有倚著懸崖峭壁而建的,也有在奇嵥的山石上蜿蜒盤旋的。一個棧道,一種風情。那種踩在棧道上時步步為營的驚恐,與見到籠罩在清涼薄霧中的蓋世美景時的狂喜,是沒有登過玉山的人所無法確切體會的。

 

常言道:「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」,的確,在經過一番長途跋涉之後,擁有一間可以擋風避雨、歇歇腳的舒適房間的重要性,好比橫度撒哈拉沙漠三天三夜且已經滴水不剩的人遇到整片綠洲時,一樣地令人振奮。「排雲山莊」這四個大字出現在我眼前的時候,我高興到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,彷彿得到了神的救贖似的。說真的,我覺得沒有任何一間飯店旅舍,比排雲山莊來得重要與可貴。它幾乎就在我將要放棄時,奇蹟似適時地出現了。雖然它幾乎是不供電的,要什麼沒什麼,但卻給了我禦寒睡覺的空間,對我來說已是謝天謝地了。

 

為了看到玉山的日出,我們在深夜兩點時早早起床,吃過早餐之後隨即上路,到玉山之巔的路途就只剩下2.4公里這麼一點了,大夥兒都小心翼翼地,沒有人想要在此時出什麼閃失。由於是在天未亮時行進,即便開了手電筒仍然輕忽不得,路上不時出現樹根、大石,絕壁、落石區也暗伏許多危險。除此之外,冰冽的寒風也趁機侵入,此行的艱苦不亞於前一天8.5公里的路程。苦鬥了幾近3小時之後,我們終於「修成正果」。在踏上玉山之頂的那一剎那,我仍保持默然,但是我的心裡已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:終於…終於…

 

登上玉山之巔,頗有「登泰山而小天下」之勢。我靜靜地看著天空,享受著苦盡甘來的這一刻,卻在突然之間想到了自己的渺小,天地如此之大,但祂們仍然沉默著,靜靜地受著人們的禮讚,天地之外還有宇宙,每個人都是極微小的星塵。我想要向祂們追問人生的意義,而祂們答我以默然。這時,《海邊的卡夫卡》裡頭的一段話不斷在我心中迴響:「烏鴉少年對我說:『你可以讀書呀,看畫呀,因為你已經是全世界最強悍的十五歲少年…』」。

 

回列表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