尋回族人的昔日美好種植有機米的頭目夫妻




賴金德、高春妹
電話:0978-353-206

「一開始要自己帶頭做,但辛苦一定有代價,第二年收成時,全村大大小小都下來割稻,有人大喊報告頭目,我明年也要做有機!讓我好開心。」賴金德露出和藹笑容的說。而他除了是南安部落第一批投入有機耕作的農民,另一個身分則是在地部落的頭目,身為許多人的大家長,他看待家鄉的一切,始終抱有著莫大的責任感。

拜訪花蓮縣卓溪鄉的南安部落,總會被水稻田的美給深深吸引,其水源來自玉山國家公園的拉庫拉庫溪奔流而下,長久沖積所形成的灣月型平地,靜靜地存在山谷和溪流之間:但是數十年前,此地的山景雖美、溪水清潔,但由於屬於沖積沙土,土壤層淺,加上水冷、日照不足,所以土壤非常貧瘠。因此住在此地的布農族人,為了較好的產量,紛紛改為慣行農法、施灑化肥,但即使如此,大夥的收成仍不理想,反而因為農藥使用過量,許多農民的健康相當不好。從祖先算起,定居於此的賴金德家族已是第四代,他和夫人高春妹在孩童時期,在地農作已陸續改為慣行。

頭目夫妻倆賴金德和高春妹態度和善,隨意地聊起過往,雖然對他們的愛情故事交代的非常快速「我也忘了那時候喜歡他哪裡,也沒什麼戀愛啦,就長輩指派而在一起。」後來兩人在部落念到高中畢業後,因為外地工作有較好的待遇,便一起到台北的電子公司上班,而這一離去,便是好幾年的時光。

車水馬龍的都市生活,兩個人始終都不習慣,加上家鄉的長輩年紀也大了,於是在小孩準備讀書前,高春妹就先帶著孩子回到了家鄉,而賴金德則為了能有養活家人的收入,暫時先留在台北打拼,那時的他,就展現出為了下一代,願意犧牲奉獻的個性。而當高春妹回來部落,小孩也開始唸書後,賴金德也決定離開台北,回到部落與家人一起生活跟打拼。

賴金德回到家鄉後,他開始投入農田工作,但因為產量不多,和高春妹忙完農活,還有餘力,便與當時大多數的族人一樣,到其他地方兼差。那時,他們選擇到梨山的果園工作;農忙時,兩人回到南安採收,收穫後就回到梨山工作,這生活雖然辛苦,但因為梨山的老闆對兩人很親切,而且兩人可以一起互相扶持,就這樣,這種兩邊忙碌的生活,眨眼就是十五年過去。

不過,人生的際遇安排,往往難料,在賴金德的父親身體中風後,兩人為了陪伴父親,便辭掉梨山的工作,正式返回家鄉。日復一日,兩人開始投入自己田地的經營,並正視起南安部落的耕作問題;高春妹說道:「這裡的布農族是從南投翻山越嶺過來落戶的,三十多公頃的土地,七、八十人在分,耕地都有限 ...」



有機耕作到現在,仍得時時刻刻注意病蟲害,並克服除草等人力問題,也時常教授體驗的民眾種植的農法。
由於大多族人耕地面積小,加上長期產量不足,每一期稻作收成往往不敷成本,但為了下一期的田地需求,只能繼續借錢買秧苗、肥料、除草劑,然後到了收割時,稻榖賣出去,算一算,帳面仍是赤字,如此這般,舊債加新貸,大多的布農族農民像是在一個走不出的迷宮徘徊,沒有目標的生活。

想起當時的困境,賴金德搖搖頭說:「而且種田,一直打農藥很傷身體,有人四十幾歲就走了!我後來就想,祖先耕作也都用自然的方式,我們為什不能去作有機呢?」在有機耕作的想法萌芽後,夫妻倆決定放下對產量的執著,恢復原本族人的耕作方式努力,並要從自身農地去做起,來讓其他族人願意跟進。

憑著單純找回健康的信念,夫妻倆先是找了適合的場地,小面積的開始不施灑農藥去種植水稻,也與做有機的前輩交流,並開始號召有興趣的族人。許多人雖然不敢貿然投入,但也因為他的熱情而考慮起有機耕作的可能,期盼他能為族人找出一條正確的路。

正如那句話「只要你真心想做一件事,全宇宙都會來幫你。」在此同時,南安玉山國家公園南安管理站的人員,也因為山友反應南安部落有著刺鼻農藥味的問題而苦惱著,經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人員多方奔走,委託了財團法人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、花蓮農改場來到南安部落,試著去了解南安農民的問題,引導大家朝更健康無毒的方向來耕作。

原本慈心單位擔憂著和在地農民溝通的問題,卻萬萬沒想到,他們進入南安部落,與部落頭目賴金德交流起來,一點也不費力,甚至可以說是一拍即合,這讓有機的號角一吹便響,各種輔導資源、技術、人力陸續地到來;賴金德與高春妹也更有信心地勸說族人,並順利的讓第一期的有機稻運作計畫,就有七名農戶響應加入,這對於輔導單位來說,是相當不錯的成績。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正因為有在地領袖願意支持,才能讓輔導單位願意投入有機資源進來,完整行銷有機作物,達到真正雙贏互惠的效果。

縱然有許多助力,有機這條路走起來還是一點也不輕鬆,南安部落從民國一O二年開始有機耕作,到現在,仍得時時刻刻注意病蟲害,並克服除草等人力問題,高春妹舉著食指說:「土香(香附子)的根系扎得很深,常常草拔一拔,指甲就掉了 ...」她語氣沒有一絲哀怨,反而笑著說:「做有機對大家健康都好,就連小時候看過的魚、青蛙也都回來了」不只如此,產出的有機稻米,稻穗每顆粒粒飽滿,富含著生命力。而稻米價格也和以往大不相同,現在擁有不錯的收購價格,和固定的收購單位,讓做有機的農民更無後顧之憂。

除了在耕作技術上努力以外,民國一O四年時,賴金德也與族人齊心協力,重新舉辦中斷數十年的南安布農族祈福祭與收穫祭,現在每年的收穫時刻,都能聽到這屬於部落的天籟之聲,充滿和諧與共鳴。

賴金德和高春妹說起以後的想法,兩人堅定地說「希望有一天,我們整個南安田地都可以做有機米。」朝著永續的有機農村方向前進,沿途勢必辛苦,但過程上那一點一滴的變化,蜻蜓在田間飛舞、魚兒在清澈的水圳悠游,肯定是美妙並充滿感動。

完整詳細精彩故事,可至issuu電子書平台繼續閱讀。
https://issuu.com/natco.creative/docs/____issuu/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