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
期別:
第67期 民國96年1月出版
*
主題:
坐望山─記南二段
* 作者:
李圓恩
*
內容:
常常爬重複的山,不為什麼,通常因為喜歡,也因為剛好就是她了。晃盪的車程是登山過程中不可輕易抹滅的深刻。山路彎彎曲曲,思緒也是。有時候走向山裡,是為了尋找答案,就著身體勞頓後滿足的憊懶,篩盡那些無謂的繁雜牽絆。答案也許就能了然於心。前幾番造訪的記憶已然模糊。我記得某些片段,卻不確定再踏在上頭時,能否清晰顯影?某些地方還是早些去的好吧?因為它會逐漸改變。但是每遭去卻都有不同領會。

途中池側的邊緣透著金黃色的線條,鑲著金邊。夥伴不住的嚷著:「好美呀!好美。」這是爬過幾次山都無法取代的感動時刻。待陽光炙焰減弱了些,二葉松枝梢頂震擺著金黃,大概金子都是這般篩落的吧?頂羨慕樹們,每天坐對這流動的雲,靜默的山,似乎明擺天地無需言語。雲霧冉動,升騰,消弱,走了一天,就為了在此片刻駐足、連流。太陽躲到山後面,天就暗下來了。滿天星斗,箭竹叢中還有黃鼠狼狡訐的眼神晶晶亮。

清晨,星星散了,許是昨晚的夢話並不吸引人。走每段路都有不同,感覺不同,日期、月份、晨昏、氣候、視線、人員…,地上白霜晶亮,頭燈在黑暗中梭遊,像思考的星,向著發光的稜線前行;星星散了,山巒裝盛了滿溢的雲彩,天亮了後,就準備倒入人間。某一瞬,山形竟也成了浮動的雲影,太陽露出了甦醒前夢中的微笑,唇旁,金星兀自亮在天邊。他最亮,其他星星都隱沒了。向著發光的稜線前進,有著翻越的渴望。山把天空裁成了鋸齒型,好好池是斜的嗎?抵稜線頂,可見新康、向陽、向陽北、三叉,上次來面目模糊,是否就為了此次讓我好好看清她的面貌?週遭漫溢熟悉卻無法辨清的鳥聲啁啾,像是爭著向太陽問候,這獨一無二的一天。而星星白天大概都睡在雲上吧!沿途,圓柏各態千姿,如果我也是一棵圓柏,將會選擇擺上哪個永恆態勢?

偶爾停下坐對群山,細賞鐵杉頂天姿態,山風拂面,不就是在等這陣風,這樣「坐望山」的片刻嗎?把人的夢剪下來,會否成為一座座山?沿途冷杉像是守著自己的影子般地沉默。每個人都當過那個初識山的自己,山起始究竟是給了你怎番的印象呢?

「不要把山的起伏掛在心上,山的起伏就是心的起伏。」

嘿,我終於再度回到這裡了。那時候的我,卻流浪到哪兒去了呢?於是我在山上奔跑,那是一種接近飛翔的快感。原來山永遠都在,只要爬山的心沒有失落,她永遠都會等待著你的。

結束前的路,在溪谷、彎折間巡迴,我最喜歡這樣的路,偶有幾段困難地形、溪溝需要橫渡攀越,陽光透過林梢篩下,樹葉上好像真有精靈似的,好美。爬山是讓你測試屬於自身的無限可能。於是我一次又一次、認真地、仔細地、深刻地走過了一遍又一遍,台灣。而下一回,山上再見了。
回列表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