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
期別:
第67期 民國96年1月出版
*
主題:
玉山-頂極台灣
* 作者:
陳玉釧
*
內容:
一般描繪空間座標時,會以五極(極東、極西、極南、極北、極高)表達,玉山正是台灣五極中的頂極地標,是台灣百岳之首,更是環西太平洋亞洲東北緣花采列島上極為耀眼的明珠,可見玉山的醒目地位。想像一位六尺身軀的登山客佇足於3952公尺高的玉山,恰似侏儒站在巨人的頭頂遠眺腳下的群山萬壑。不是山友征服玉山,而是頂尖玉山允許山友高攀。

時值秋季,太陽漸次南移,很容易在新中橫公路適當位置,找到日出玉山頂尖光芒四射的影像。躲在玉山陰影下的山谷,以仰角視覺欣賞破曉,體驗冷暖的轉換,讓沉隱的魂魄,隨著陽光加溫而甦醒、而奔騰,較諸立足玉山頂或東海岸,以俯視或平視角度,觀賞太陽光芒切過海平面的第一道曙光,是不同旨趣的賞析,卻是那山、那海、那日、那人之間不可分割的完全體驗。

群壑鼎玉山

玉山群峰以主峰及南峰為交叉點,形成雙十構造,被荖濃溪、陳有蘭溪及楠梓仙溪截斷,成為獨立的玉山山塊。東、西、南、北峰以眾星拱極的姿態,簇擁玉山之尊,成為玉山的衛星山,是台灣冬天冰
雪封凍的屋脊。

佇立玉山絕頂極目四眺,南、北縱軸兩側,呈現東緩西陡的單面山地形。日升東洋,月落西海,雲漫谷間;北峰與北北峰的雙駝造形,名曰天駝峰;東峰形如隆起地壘,稱為天壘峰;南向稜脊宛如蛟龍,名為天龍峰;西峰的蒼鬱冷杉,博得天翠峰之美譽。

玉山東峰,海拔3869公尺,為台灣十峻之首,由主峰下切到低鞍前,鳳尾岩以針山姿勢矗立眼前,直插天穹,狀甚懾人。嶙峋稜脊北壁下,近處是萬丈深淵,遠方是凝固波浪,錯落在氤氳的朝霧中;盤根錯結的玉山圓柏包覆住冰冷的岩壁,為岩縫中的花草,提供綻放勢能的屏障,確保她們在適當季節,蕩漾出迷人的容顏。接近東峰頂前的陡峭地勢,幾乎需要手腳並用才能攀岩附壁,恰似登天梯般。平坦的東峰頂,視野遼闊,可明顯望見玉山主峰與拉庫拉庫溪谷。更向東行,有一副峰緊貼其旁,走在稜頂,但見其西北壁弧形曲面上佈滿波痕,副峰頂有平台,頂緣下方主要生長著玉山圓柏。

玉山西峰,海拔3518公尺,時而穿梭在開闊箭竹草原的山徑上,回望主峰西壁的斷面,時而置身冷杉森林裡,直聳的冷杉披掛著菘羅,地上鋪著如茵綠毯般的苔蘚,推竹浪,過倒木。來到西峰頂,再步進百尺,便可參謁西峰神祠。

玉山南峰,海拔3844公尺,圓峰與南峰北坳殘存的圓弧形窪地與冰坎所組成的冰斗地形、一瀉千尺的石流坡地及主峰到南峰稜脊岩壁上的擦痕,讓人遐思冰河來過台灣的往事。峰頂岩石表面亦可發現固體的漣漪波痕,山友走在台灣屋脊的刃嶺上,恰似俯在玉山駭浪上的衝浪好手。

玉山北峰,海拔3858公尺,強風曾折斷架接無線電天線的鋼管,重雪幾近埋沒玉山氣象站的建築物及裡頭的工作人員。嚴苛氣候鍛鍊主北峰間的玉山圓柏,每一棵都是絕美的落地盆栽,成為絕壁上的天雕盆景,千迴百轉的扭曲樹身,搭配自然造化的舍利幹,榮中帶枯,枯中帶榮,道盡滄桑。

夜間我隨波逐流地,以一只單人露宿帳,安歇在玉山脊樑上,觀景窗外的點點繁星,讓我錯以為此刻正從外太空看地球。西部平原萬家燈火,極西的邊境一片漆黑,竟也冒出南北縱向稀疏排列的光影,核對GOOGLE EARTH的衛星照片,那竟是群壑的末端-外傘頂洲。

玉山紋理

玉山南、北軸線被柔和的晨曦逐次投影在阿里山與東埔山塊的東側岩壁上,她的輪廓被修飾得異常平順,但立足於台灣屋脊的玉山稜頂,才發覺其崎嶇危險的真正面目,卻也透露出台灣最原始的本命內幕。

如果說山是凝固的波浪,那麼玉山頂就是浪頭,而台灣最高、最精彩的天際線,就在玉山東、南、西、北雙十軸線上。西壁的水平地層夾雜著少數側伏的褶皺,主峰南壁上揚的拋物線、風口附近主峰西壁下隱藏的拋物曲線地層,我目瞪口呆地看著東坡上直頂天際的垂直層面,左右擺蕩幾近九十度,洩露了過去台灣地體翻轉與滑落的秘密,沿著脊樑走動,任我探索不同方向的擦痕與古水流的波痕方向,觸摸罕見的海相化石,也撿拾不起那曾驚天地泣鬼神、天旋地轉所可能留下的乾坤碎片,遑論將它安置在正確的位置。盤古開天之際,天崩地裂或墜落後的形變到處可見,佈滿山頂與頂緣的亂石碎塊,似凝固的碎浪,捲起浪花卻不肯退潮,只願蜷縮在碎石流或碎石溝裡。斷頭浪僵硬地矗立頂尖,我踩在崩塌點上,尋覓記憶中的凝固拱波,就在北峰與北北峰間的低鞍稜頂下方西側,找到了斷裂卻還保留在頂緣的半壁拱波,成了庇護蕨類植物生長的最高洞窟。

玉山東、西軸上地層彎曲的南、北壁,令人頓悟不言之大美。自東向西覆瓦般的拼貼地層,有如側邊的疊羅漢堆砌,從北峰氣象站向東南方向,觀察東峰東向支稜北側呈現側Z曲線的地層紋路,小南山的準平原地層,南峰北壁、主峰北壁的地層露頭,明顯指出過去造山運動時,在玉山主峰週邊曾有驚濤駭浪般的攪動。

玉山,彷彿成了被點中穴道的默劇演員,定身在那兒,靜待浮沉玉山的山友熱心探究,照見台灣的前世與來生。

山巔的盡頭是水湄。晝、夜間迎來送往的海風、陸風、山風、谷風,都告訴我山海本一家。因此,山的遼闊與海的沉默,反覆撞出『見山是海,看海是山』的火花。

玉山魂 台灣魄

如果登上玉山頂,卻未走進玉山裡,何等可惜!如今,擾攘於最高的『心清如玉 義重如山』石碑去留議題,無異過往于右任銅像與新高神祠存廢的翻版,這類人造石版或文字意象,已然香消玉殞,埋葬於歷史深淵,絕對無法取代不言大師的無字大作。

最能理解『玉山魂 台灣魄』這個歷史深層定位問題的頂尖山友,只將答案銘刻心版。

只有上下玉山,方知玉山上下。
謹再敘數語,推崇玉山。

玉山
頂極台灣  歸屬全球

玉山
活水源泉 生命靠山

探索玉山造化 恢復既有光彩
維護生物多樣 鞏固生態平衡
善待荒野生靈 尊重住民文化
恪遵環境倫理 親山敬水愛人
擦亮玉山冠冕 成為世界之光
回列表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