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農族相信萬物有靈,做為萬物之一的「人」,當然也擁有精靈 hanitu,不過在「人」身上的「靈」,並不是一個屬於自己的「靈」,那是從父親的身上所傳承而來的,同時 父親給的「靈」,有善有惡,它們分占在母親所給予的「身體」的雙肩,左肩的惡靈mankwan hanitu 會讓一個 人變貪婪粗暴,右肩的善靈mashia hanitu則會安撫人心,讓人做出利他的事來。這兩個「精靈」各自擁有獨力 運作的力量,只能靠人身上的另一個部分,即與生俱來,既不屬於母親,也不屬於父親的「自我is-ang」來協 調。
潭南天主堂

早期布農族人運用巫術解決個人或部落的某些問題,隨著基督教與西方醫療的引進,巫術所發揮的功能也 逐漸受到影響。

新鄉教會

傳統巫師協助部落全體人們求雨、求晴、驅鬼、防疫,並為個人治病、趕鬼、除穢、招魂、尋人、尋物、 戀愛、對抗其他巫師等﹙丘其謙 1992﹚。巫師以代代相傳的禱詞與法器,向天神祈求,或是驅除惡靈。巫師在 布農傳統文化之中,並不是一個特殊的社會類別,而幾乎是每一個人都試著學會的一種能力。

天主教堂_羅娜村

司祭為主持全祭團的宗教儀式與活動,也是祭團內社會秩序的維持者,更是農業祭儀的引導者,許多農業 祭儀要等他先舉行,各家才陸續展開。司祭為終身職,雖然此職必須由公意推定,但也有世襲的傾向,因為司 祭一職必須具備專業知識,司祭的後代有較多的學習機會,比較容易繼父親或祖父之後被推為司祭。不過,原 則上仍是依能力決定,而非繼承得來。在布農族的新移墾區裡,因為聚落尚未形成,也沒有祭團這樣的組織, 因此有關各種祭儀的進行,都以家為單位進行,主持儀式者通常為家長。

長老教會_羅娜村

基督宗教在1945年以後逐漸傳入了布農社會。現今布農人一般信仰基督宗教,在崇拜禮儀中,布農人將原 有文化融入了新的信仰中,例如很多教會在崇拜中所使用的聖詩,就是以布農傳統合音法來演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