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西部平原遷移傳說之外,一如其他生活在高山地帶的民族,也有許多布農族人以終日為伍的玉山做為始祖遷移傳說的舞台。傳說有一天,濁水溪被大蛇阻流,洪水氾濫,原居在西部平原竹山一帶的人,躲避洪水至卓社大山,東巒大山等山,因事情發生的太突然,離家時忘了攜帶火種,無法生火煮食取暖,有天他們看玉山頂上有火,便請蛤蟆前往取火,蛤蟆潛水回來,火把滅了,最後他們只得請鳥幫忙,經過兩次的努力,終於取回。後來,水中的螃蟹與大蛇纏鬥,螃蟹用巨螯將蛇身剪斷,終於使洪水消退。

傳說從前布農族曾經有文字,在一場大洪水中,兄弟倆分別帶著先人留下的寶物避難,負責保管文字的哥哥竟將文字流失,從此布農族人便失去了文 字。雖然失去了文字,為使祭儀照常進行,不致混淆,布農族人發展出「曆板」,以類文字的符號記載著農事、出獵等行事,為無文字的原住民文化中之一項異數。

布農族祭月傳說:傳說布農族在太古時代,世間有兩個太陽輪流照射大地,強光酷熱無比,無晝夜之分,連在獸皮蓆的嬰兒都晒死成蜥蜴。嗣經布農族父子二人征伐時射中其中之一太陽的左眼後掉落,變成光線柔和的月亮,大地也開始有了晝夜的世紀。相傳當父子倆完成任務準備起程回返部落時,遭到憤怒的月亮追捕並伸手捉拿他們,但父子倆卻從手指縫裡溜走,月亮就用食指沾口水後,把父子黏取放在手掌上相互協定,布農族以達巴哈(tapaha,指布條)等為贈品,其中的達巴哈是相傳拭擦月亮受傷流下鮮血的眼睛,至今月圓時仍看到那條布條隱隱的部分,就是那月亮對著他們父子說:「你們為什麼射傷我的眼睛?我願意寬恕你們,但是,當你們父子倆回去時,要揭告傳揚族人,必須依我的出沒與盈缺,舉行各種歲時祭儀及生命禮俗,否則將會降臨災難。」父子倆返回部落後即宣揚給族人,從此全布農族遵守與月亮的約定,依月亮出沒盈缺的文化,建立各式各樣祭儀與禮俗迄今。